“亚洲足球先生”称号砸在郑智头上的那天晚上,44岁的范志毅拖着嘶哑的声音说,在过去的年代,中国只有我一个“先生”是个耻辱。现在,大将军可以长舒一口气了。之前的几天里,他刚刚和魏群在老甲A赛场上互飙脏话,差点上演全武行。

另一个空间里,韩国首尔FC俱乐部的主帅崔龙洙,正在吉隆坡领取“亚洲最佳教练”的奖杯。他比范志毅小一岁,在1998和2002世界杯周期,给中国的后卫们带来无数噩梦。现在,可以预见,作为教练他又站在对立面,继续给中国足球难堪。

和他同时代的中国球星,经商的经商、做官的做官,闲云野鹤一样啃食着过去的资历。这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解释了:为什么中国足球花了12年时间,只卫冕了一次“亚洲足球先生”,至于世界杯出线权,则被无限期被搁置。从诸多迹象来看,再过12年,仅靠中国自己培养的青年才俊,恐怕还是泡影。在8月份U14国少负于东帝汶之后,中国足球所做的贡献就是给国人普及地理知识。

没有传承,没有积淀,没有感情投入,中国足球一直百无聊赖地用衰败和耻辱找寻着它的存在感。在这个宏大叙事背景下,郑智“先生”的获奖感言只能是:“特别感谢许家印、我的老板,感谢主帅里皮。”他似乎忘了感谢身前的三杆洋枪,没有他们,也不会有一荣俱荣的高潮再现。

上任一年的中国足球新任掌门人张剑,在摘得亚洲“最佳协会”的奖杯后,没有任何表示就直接走下舞台。如你所知,这就是2013中国足球的两面——分裂而又矛盾,虚伪而又贪婪,幻想而又无聊,变态而又冒险。

在一个足球竞技“小年”里,作为母体——中国足球像跳蚤一般蹦跶,先是倒在世界杯预选赛上,而后又惨败泰国二队引起举国哗然。不过,这个奄奄一息的躯体却孕育产下一个“龙种”,在许家印和里皮导演下,中国足球在南方看到繁华如梦的盛景。

许家印拿出了拿破仑征服欧洲的气魄:我将和你们进入世界上最肥沃的平原,在那里你们将发现光荣、名气和财富。他说到做到,三年八个月里趟平一切,足球被玩到极致。他教给中国足球的方法论是:春不是叫出来的,而是真刀真枪干出来的。

因为这道光,中国足球枯木又回春。这是近三年时间里,第二次有人为中国足球“叫春”,上一次是两年前,若干足协官僚被抓时,他们高喊中国足球的春天彻底来了。但那次被证明不过是假象,如同这次一样,在一颗的刺激下yabo手机登录网站,可怜的球迷仿佛又看到勃勃生机。

过去若干年里,从头再来是中国足球屡战屡败的衔接动作,每一次都能听到他们用政治使命召唤说,去做一点事情吧,现在是直捣黄龙的时候了。但最终,只有一声叹息。一项民意调查显示,中国人对国足的关注度竟然排在第五,英超、亚冠、四年一次的世界杯都要更靠前些。

在恒大掀起的足球风暴里,许家印和他的帝国拿出了拿破仑征服欧洲的气魄:我将和你们进入世界上最肥沃的平原,在那里你们将发现光荣、名气和财富。他说到做到,三年八个月的时间里趟平一切阻碍,足球被他玩到极致。

然而,在北京夕照寺大街的写字楼里,足协仍鼾声如雷。逼急了官员会不耐烦的说,俱乐部是俱乐部,国家队是国家队。在足协外部,从球队到体制,从球员到人种,中国足球只有舌尖上的闲谈。

国少倒在东帝汶之流脚下后,我们看到的是十年甚至十五年后中国足球的未来。没有想法也没有办法,流水浮冰,往事旧闻,逝去的青春岁月,如同推送巨石的冰川,在太阳的每一个轮回中,逐渐消失。

范志毅说,“我当选亚洲足球先生时,中国队正处在一个最佳的上升期。而郑智这次当选,并不能体现整个中国足球的水准。”

不过,在恒大风暴的裹挟之下,中超正出现癫狂式裂变,国安、鲁能、富力、舜天在2013年岁末相继拍出数亿资金扩充实力。来年,恒大一枝独秀的局面或被打破,多队角逐、悬念陡生,对球迷和中国足球来说,是再好不过的礼物。

英国女作家伍尔夫说:一个能够摧毁幻觉的人,无异于洪水猛兽。现在看来,跨界的许家印教授完全做到了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