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月6日中超联赛第11轮,中超联赛第二阶段首场比赛,上海申花派出客场二人难平与长春亚泰。

赛后,上海当地媒体《东方体育日报》发表文章,称VAR干预曹赟定造成的点球存在原则性错误。

根据国际足协关于VAR实践守则的官方文件,VAR只处理与进球/无进球、点球/罚球、直接红牌或直接红牌有关的“明显错误”和“明显错误”纪律处分对象的错误。用于“严重遗漏”。当曹赟定倒地时,及时到位的主裁判马宁就在禁区线附近,全程视线没有被遮挡。显然,没有“严重遗漏”。在VAR的“错误”介入后,马宁放弃了自己,在执法生涯中进行了一次难得的改正。

另一家上海媒体《周到上海》认为,一个好的裁判应该让大家几乎忘记他的存在,而不是成为比赛的焦点。一个好的裁判应该让比赛顺利进行。如果马宁以他在中超和亚冠联赛中的表现力捧世界杯,他真的会为他挥汗如雨。

基本上所有观看比赛的人,再看上海两家媒体的评论,都为上海体育媒体的专业和道德水准而挥汗如雨。

从《东方体育日报》和《周到上海》对申花的习惯性偏袒,我们可以看出中国体育媒体的严肃和不公平态度。

客观来说,马宁昨天的吹哨,除了埃迪应该提前5分钟红牌罚下和不存在的点球之外,一点问题都没有,因为吹哨规模一模一样。

在比赛中,我们看到的是上海申花这个所谓的技术队,已经彻底沦为少林足球,依旧是北少林。

或许是人员的匮乏,迫使整个申花选择了一个强硬、永不退缩的半球,我们大致可以理解,但是这支球队的打法显然越来越野蛮,北方球员的增加使得这支队伍越来越野蛮。球队已经失去了前海式足球的一丝痕迹。

从完全无中生有的埃迪两张黄牌,到杨泽翔完美复制德容的中超首秀,再到白家俊和博拉诺斯的野蛮不敬,我们看到这支球队从未有过敌意。

2015年的上海德比,马宁给申花球员出示三张红牌,导致申花失控大比分失利。不过和那场比赛相比,申花虽然昨天没有输球,但还是输掉了一切。

作为上海媒体,此时申花的偏心和保护,我们完全可以理解为他们在宠着自己的孩子。

根本不懂足球的人当足球记者,可见资源错位了。其次,体育媒体明显的睁大眼睛和胡说八道,实际上显示了他们刻意迎合的观众的低审美水平。

我们可以大致了解中国各大地方体育频道对每支本土球队的偏爱。因为没有倾向性,所以不是职业运动的主客场比赛。

但从五星体育到北青体育,从《东方体育日报》到《足球100分》,从北京上海媒体到全国大部分体育媒体,他们总是睁着眼睛瞎说,这其实是观众审美水平的低下他们故意迎合。.

对于中国体育观众来说,他们基本上还活在意识形态的桎梏中。他们的短视和冒充是监狱。归根结底,是因为他们不合理地将体育作为自己唯一的情感出口,从北京到不同的国家。

诅咒,中国体育观众,在各种排泄之后,喜怒哀乐,归根结底,是纯中文巨头的自卑。

中国体育媒体的常态化,只有在我们大国和小国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,才会开始。

第三,从广东体育传媒与京沪体育传媒的区别,我们知道广东之所以成为全国第一。

或许是因为自己独特的粤语语言环境,中国的体育评论和体育报道在粤语中是完全不同的。

说得不好,即使广州的两支中超球队现在被逼到了这样的地步,也依然没有得到广东媒体的太多青睐。

从京沪、广东体育媒体对自家军人的态度,我们就知道广东之所以能持续生机勃勃。

下午,大连人与上海港的比赛,因为上海体育的精彩存在,顿时让我们对缺少奥斯卡的海港有了更多的期待。

在当下的自媒体时代,因为眼球效应和点击压力,太多的自媒体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哗众取宠、无中生有的事情上。

在泥沙的洪流下,传统媒体更应该守住自己的底线,因为他们需要以此来表明自己已经走出泥潭,没有被污染。

上海两大传统体育媒体的话并不奇怪,我们基本可以理解为他们在互联网和自媒体时代最后的留恋。对于中国传统体育媒体来说,他们需要明白的是,石器时代的终结并不是因为没有石器,而是更先进的金属时代的到来。

哪怕你表现出更大的战斗力来制造一个点睛之笔来移动天空,归根结底也只是制造了一系列石刀和石斧。观众简单的完成与青铜器的对比后,自然而然就被抛弃了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